字體

第185章 那人叫劉海

#67wx.net
(30+)
  對于能在齊林府府城大街上偶遇劉海,李靜理是真的感到意外,不過意外的同時,心底也不由生出一絲異樣的感覺。

  倒也不是她對劉海有什么男女之情的想法,至少目前沒有,只是覺得兩人還挺有緣,人海茫茫中,居然能在離白玉府這么遠的齊林府碰見。

  劉海微笑著看著李靜理,這個女孩哪怕是在美女如云的修行文明國度,也算得上是最頂尖的美女,五官絕對精致,卻又不失辨識度,加上獨特性格形成的高雅又冷冽的氣質,哪怕是所有心思都放在學習和學術上的劉海,也不得不生欣賞,覺得看著這樣一個出眾的女子,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悅的事。

  “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,靜理同學,現在學校還沒放假,你怎么會在這?我可是出色的完成學校交給我的教學任務之后,才離開白玉府來解決一下其他事情的。”劉海待女生走進了,忽然正色道。

  全州太學學術大賽結束后,劉海特意打靈話到學校去問了,自己指導的參賽小組順利在府賽中晉級,并且在最終的全州評比中取得了二等獎的好成績。

  趙立新他們這個小組其實本身實力要比各個太學的種子小組低一些,最終能拿到二等獎,劉海的指導功不可沒,絕對算是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第一次的教學任務。

  為此,和他通話的理學院院長鄭開教授表達了高度的贊揚,并對他下學年要開的課表示了強烈的期待。

  雖然鄭院長的話有拍馬屁的嫌疑,但自己指導的參賽小組取得二等獎是事實,劉海自己也覺得挺滿意。

  李靜理也意識到自己問的問題不對,如今劉海是可以自由行動的學校老師,自己才是行動受限的學生,只能解釋道:“我是向院里請了假的,我小姨家在這邊,我過來處理一些事情。”

  “好了學姐。”劉海笑著道:“我又不是老頑固,覺得學生必須老老實實呆在學校學習,放輕松,還有,你還是喊我學弟吧,喊我教授,讓我總感覺自己年紀大了。”

  李靜理其實也不想喊年齡比自己還小好幾歲的劉海“老師教授”,見狀,便順勢道:“那行,學弟,我記得你好像就是齊林府的人,既然到了你的家鄉,你是不是該請學姐吃個早餐什么的?”

  “當然沒問題。”劉海回著話,目光卻投向李靜理的身后,那個長的還挺帥氣的男子已經追了上來,笑著問道:“學姐,這位是你朋友嗎?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早餐?”

  張勤良只聽到兩人后半段對話,什么教授學弟的讓他聽了一頭霧水,不過劉海最后一句話讓他忍不住露出喜色,連忙道:“靜理,這是你的學弟嗎?既然是你的學弟,那就是我學弟,走,我帶你們去天風樓吃早餐,跟你們說,天風樓可是我們這最高端的早餐店……”

  李靜理面無表情地打斷道:“不用,我和你不熟。”

  “我們走。”說著,早上被惡心到的李靜理看也不看張勤良,朝劉海喊了一聲,轉身就走。

  張勤良正要追上去,卻別一直保持著淡淡微笑的劉海伸手攔住。

  “學弟,你這是干嘛呢?我是你學姐的好朋友,怎么,覺得自己是白玉太學的學生,什么事都能管?我跟你說這里可是齊林府,人要識趣,知道嗎?”

  張勤良先前別李靜理當眾打臉,心里早就窩了一肚子的火,此時見一個小年輕居然敢攔住自己的路,更是火大,臉拉下來,冷著喝道:“快讓開,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  劉海不由笑笑,道:“我管你是誰,學姐都說了和你不熟,我們不去那什么天風樓,我們去紫茵閣吃早餐,別再跟著我們了。”

  “紫茵閣?”張勤良一愣,詫異問道:“紫茵大廈上的紫茵閣?”

  紫茵大廈是齊林府府城最高的大廈,第一地標,上面的紫茵閣張勤良作為本地人自然知道,那是號稱貴的沒譜,隨便點幾個菜吃一餐就要十幾幾十萬金幣的高端飯店。

  天風樓雖然也是高端飯店,但吃一餐最多也就幾千上萬金幣,和紫茵閣一比,那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。

  哪怕張勤良家室不凡,但畢竟家里是從政的,不是經商的,平時花百萬金幣買豪車已經是極限了,哪里舍得花幾十萬金幣去吃一頓飯。

  所以一聽劉海要去紫茵閣吃飯,張勤良其實頓時一弱。、

  劉海笑道:“府城還有第二個紫茵閣嗎?”

  其實他不怎么了解府城的情況,只是和琴音商團達成協議后,琴音商團在陽州的負責人顧自強在紫茵閣宴請了他,飯店的價格和美食給他留下了同樣深刻的印象,兩個人六道菜,花了足足十七萬金幣,雖然食材和做法講究到了極致,食物也極其精絕美味,但這價格,連顧自強都說,哪怕是放在他們焚星州,也絕對是餐飲界里最貴的店之一了。

  “就算是白玉城最貴的飯店也和那個地方差不多,吃一餐飯最少也要十來萬金幣,你一個學生,吃的起?”

  劉海還沒說話,本來要離開,但是見劉海沒走,又停下來的李靜理率先開口為劉海辯解道:“他可不是一般的學生……別看你現在的工作不錯,但雇你一年收入加起來,還沒他一篇論文的稿費和獎金多,所以不要隨便瞧不起人。”

  看著李靜理為了維護劉海反駁自己,張勤良頓時飽受打擊……不過李靜理的話也讓他真正對面前的小年輕重視起來。

  “學弟你也是齊林府的人?這么年輕就開始發表論文了嗎?能問下發表在哪本學刊上了嗎?”不過他覺得這是李靜理為了打擊自己編出來的,自己一年薪水加獎金有二三十萬金幣,在府城里也絕對算是高收入,這么年級這么小的一個學生,就算能發表論文,也肯定拿不到多少稿費。

  還是李靜理替劉海回答道:“知道你這種人肯定不會相信,實話給你說,他可是我們白玉太學近百年最厲害的天才,論文……”

  “靜理,你別騙我了。”張勤良呵呵一笑,一副識破了的樣子,道:“你道我真不了解你們白玉太學的事嗎?別的不說,要說你們白玉太學近些年最厲害的天才,還真是我們齊林府過去的,我父親和我說過,那人叫劉海,是我們齊林府少海市的人,此人當真厲害,才上太學一年級就在第二檔次的學刊發表了論文,十八歲不到就是二階學者,聽說最近還被你們白玉太學安排提前畢業,被聘為副教授……”

  說到這,張勤良似乎想起了什么,聲音戛然而止,臉上瞬間漲得通紅。

  

  
世界斯诺克国际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