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
第422章 教育

#67wx.net
(19-)
  折了幾段枯枝湊在一起,篝火很快便燃了起來。

  大家身上只剩了一些干硬的餅,便拿了小刀切了餅烤著吃。

  陸承安也掰了一塊兒,將餅泡在水中,泡成了一碗面糊糊端到阿貍嘴邊。

  阿貍十分嫌棄地別過頭表示自己不想吃,要吃肉。

  陸承安有些為難,在這種條件下,哪有肉給它吃。

  前幾天阿貍還覺得新奇,那面糊糊還能吃上幾口。

  而直到今天,它對這面糊糊已經失去了好奇心,完全不想動。

  趙老爹見狀,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布包,拿出來了,僅剩的一點兒肉干遞了過去。

  “這個給神獸吃。”

  陸承安剛要推辭,就聽見趙老爹說道:“原本看著神獸能吃進去那面糊糊,我就沒有拿出這肉干來,不過神獸畢竟是吃魚吃肉的,那面糊糊肯定也吃不了幾天,我便將這肉干兒留了下來。”

  他不顧陸承安的反對,將肉干到了阿貍的嘴邊。

  阿貍湊上前去聞了聞,用小爪子扒拉下來了一小塊兒,叼起來,放進了盛有面糊糊的眼中。

  剩下的推回到趙老爹那邊,就一臉生無可戀的蹲在碗的旁邊,一邊聞著肉干兒的味道,一邊吃著一點兒滋味都沒有的面糊。

  趙老爹面上涌現出激動的神色,口中不停的贊嘆:“不愧是神獸,不愧是神獸啊。”

  大家圍著篝火吃完喝完,便幾人一組,背靠背倚在那里,抱著武器,閉目休息。

  阿貍白天在陸承安的身上躺了一天,現在他們終于停下了趕路的步伐。

  它便跳了出來,在人群之中不斷地穿梭著溜溜腿。

  但是還是會很小心的,離著篝火遠遠的。

  畢竟當時自己差點兒就禿了,很危險的。

  士兵們看著在自己的陣營里不斷穿梭的阿貍大人,面上都帶著會心的微笑。

  果然只要有阿貍大人在,就什么都不用擔心了,它會將他們沒有發現的一些小細節都找出來,擺在他們面前。

  阿貍來回跑了一陣之后,蹭到了幾點肉沫沫,又讓幾個年輕的小士兵們揉了幾把腦袋,便要回到陸承安的身邊去。

  夜晚的涼風吹了過來,吹散了白日里空氣中的灼熱。

  但是里面似乎也帶了一點點不同尋常的味道。

  阿貍迎著風,小鼻子嗅了嗅。正在笑瞇瞇的看著阿貍的那群士兵,突然就見阿貍整個貓都炸了毛,對著某個角落發出低低的威脅聲。

  曾經養過貓的士兵,頓時就知道這是貓遇見了自己的敵人。

  而這大漠之中可以稱得上是敵人的,那便只有前幾日剛剛擊退的那群狼了。

  也或許還有其他的東西,但總歸是能夠造成威脅的。

  要不然就憑幾只沙鼠幾只蟲子,阿貍大人怎么可能會如此地提醒他們呢?

  幾個士兵相互對視了一眼,頓時起身將阿貍擋在身后。

  不遠處,一雙綠油油的眼睛一閃而過,看那身形赫然就是那前幾日出現的灰狼。

  “狼來了!”

  一聲驚呼,將所有人都驚起。

  ********

  “你過來!”

  秦苒苒一直掛著溫和笑意的臉上罕見的出現了薄怒。

  陸懷瑾扭著雙手,一小步一小步地朝著自己娘親那邊挪了過去。

  “娘……”

  看著陸懷瑾面上忐忑的神情,又看看他那才三歲的小身板,秦苒苒也有些不忍心。

  可是伴君如伴虎,當今順昌帝又只是個孩子,誰知道日后他會長成什么樣的性子?

  既然要進宮去做伴讀,那么就得有陪在帝君身邊的覺悟,就像今日,惹得陛下陪著他一起哭的事情,可不能再發生了。

  若不然,等到陛下年紀漸長,說不準就會因為此事對陸懷瑾有所成見。

  一個會讓自己當眾出丑的人,哪個皇帝能容忍的了?

  陸懷瑾見自己娘親的臉上帶著怒氣,便轉頭看向北辰先生,想要尋求保護。

  無奈北辰先生也深知這其中的利害關系,他既不能放水不懲罰陸懷瑾,又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陸懷瑾受罰,早早地就跑開了。

  陸懷瑾見求助無門,便哭喪著臉,對著秦苒苒說道:“娘,我錯了,今日我不該多嘴,惹得陛下和陳念表哥也哭了。”

  秦苒苒聽著陸懷瑾的話,看著他期期艾艾的小眼神,心中再次一軟。

  可是很快,她又硬下心腸,開口問道:“陛下是什么人?”

  陸懷瑾歡快地開口:“小舅舅。”

  秦苒苒冷著臉,再次問道:“陛下是什么人?”

  陸懷瑾見秦苒苒生氣了,低頭想了一會才說道:“天下權利最大的人。”

  秦苒苒見陸懷瑾面上有幾分小心謹慎,這才點頭:“你說的對,陛下是天下最有權勢的人,你要尊重他,保護他,而不是帶著他如同在我們自己府上一般隨心所欲。”

  “明日起,你就要進宮當陛下的伴讀了,陛下需要明白很多很多的道理,才能治理好大周,你要做的,是陪著陛下好好讀書,知道嗎?”

  秦苒苒看著面前一臉懵懂的陸懷瑾,聲音恢復了先前的柔和,問道。

  陸懷瑾又想了一會,才問:“是不是我就必須得跟著陛下一起聽課,寫字,讀書,不能在花園里玩了是不是?”

  “對。”

  秦苒苒答道。

  “陛下真可憐,我上午讀完書回府之后還能再玩一會,陛下還要繼續念書寫字。”

  陸懷瑾又扭了扭手指頭,低聲說道。

  秦苒苒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發髻,說道:“這種話,以后在外面不能多說,知道嗎?”

  陸懷瑾悶悶地點頭。

  過了一會,他又抬頭:“可是,娘,今日書堂上,姜師傅說得那些話,我都聽不懂。”

  秦苒苒:……

  “去找你爺爺,我們今天就開始加課,免得拉下太多,還得挨板子。”

  陸懷瑾:……

  我不要……我想去花園里捉蟲子喂蜘蛛……

  “夫人,”麥穗突然叩響了門,“長公主的旨意到了。”

  秦苒苒聞言,很是納悶。

  進宮當伴讀的旨意在宮里的時候便已經說過了,不知道這會又是什么旨意。

  她趕緊起身,整理了儀容,快步去前廳接旨。

  http://www.gtpozr.tw/59_59218/46309600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gtpozr.tw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67wx.net
世界斯诺克国际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