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
第二百零七章 等著你

#67wx.net
(30+)
  “前面就是十里亭了。”徐清歡撩開簾子遠遠地眺望,看起來好像沒有人等在那里。

  看來她這一趟是白來了。

  徐清歡想起前世她最后離京那一刻,在十里亭辭別了親友,就一直向北而去,坐在馬車上,她也忍不住向后眺望,這亭子在樹木掩映之下,仿佛多添了幾分的沉重,那可能就是離愁。

  現在看那亭子,心中卻沒有這樣的感慨。

  可見很多時候,眼睛所見是受心境的影響。

  亭子里果然沒有人。

  “大小姐,我們回去嗎?”外面的下人低聲詢問。

  徐清歡想了想:“走吧。”現在哥哥和謝遠應該已經說完了話,她這就回去,應該能和哥哥一前一后進家門。

  馬車調轉方向,剛剛向前行了幾步,就聽到一陣馬蹄聲響。

  這是進京的官路,會有車馬很正常。

  徐家下人將人馬車向邊上趕去,有人進京公干難免著急,這樣做大家都算得了方便。

  可是隨著那行人接近,馬蹄聲竟然漸漸緩下來。

  “大小姐,好像是宋大人。”

  徐清歡聽到這話,心中一跳,這是回京的方向,宋成暄怎么會去而復返?難道是朝廷又有變故,將他傳了回來?

  她這算不算是誤打誤撞,兩個人竟然這樣遇見了。

  徐清歡命車停下,起身走出車廂,然后看過去。

  那一行人也剛好到眼前,為首的人跨于馬上,正襟危坐,面沉似水,一雙眼睛清澈似水,眼角如蒙了層冰霜,仿佛冒著絲絲寒意,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威風凜凜的氣勢,不是宋成暄又是誰。

  徐清歡剛要說話。

  宋成暄卻已經淡淡地開口:“徐大小姐這是要去哪里?”語氣中聽不出任何的情緒。

  徐清歡道:“我聽說宋大人今天離京,所以趕來相送,沒想到宋大人已經走了……我這……正要回城去。”

  宋成暄抬起頭看看天。

  徐清歡分明見他嘴角微微一翹,好像是在說這樣的時辰來相送未免有些遲了。

  可她哪里知道他是什么心思,愿不愿意見到他們,也就沒讓人去打聽他什么時辰動身。

  “宋大人,”徐清歡道,“您突然回轉是為何?”

  宋成暄沉聲道:“有件事沒有處理完。”

  “哦,那就……”徐清歡向旁邊靠了靠,需要宋成暄親自去處置的自然是大事,既然如此,她也就便在這里多言了。

  宋成暄眼看著她向邊上走了兩步,一副不準備打擾他辦事的樣子。

  就跟上次來送藥時一樣,一切不過走個過場,做的那么明顯,是怕他不明白嗎?

  宋成暄想到這里翻身下馬,然后吩咐永夜:“你去辦吧。”

  永夜一怔,不過立即他吞咽一口打馬前行,其實他不知道公子為何回來,更不知道公子要去做什么。

  可強烈的求生欲告訴他,如果他現在不離開,結果可能會不太好。

  永夜打馬離開,宋成暄轉身向不遠處的十里亭走去。

  徐清歡看著宋成暄的背影,明明要進京去的人,怎么卻又停了下來,可既然他去亭子里,她不好就這樣丟下他走了,顯得她此次前來沒有誠意。

  想到這里,徐清歡嘆了口氣,帶著鳳雛和銀桂跟上了宋成暄的腳步。

  宋成暄走得并不快,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不至于拉得太遠。

  宋成暄走到亭子里坐下,銀桂見狀立即拿了茶壺上前侍奉,彩瓷的小茶碗擺在宋成暄面前,與他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。

  徐清歡略微有些尷尬,馬車里帶出的茶具,多數是給女眷準備的,自然要小巧了些,她怎么也沒想到會在十里亭跟宋成暄品茶。

  不管前世還是今生,她自認都是個思量妥當的人,卻不知為什么屢屢在宋成暄這里出偏差,她對他的猜測和思量總與現實有些差距。

  方才就已經因為來送晚了遭他不屑和恥笑,誰知道這次他又會說出什么話。

  旁邊的銀桂也不禁腹誹,宋家的隨從和下人都不太有眼色,不知此時該拿出宋大人常用的物什,這些人好像常年都在男人堆里,威武有余,卻少了些周到,眼看著大小姐為難,她恨不得去跟宋家要個合適的杯子來。

  好在宋大人好像沒有在意,銀桂眼看著宋成暄端起茶來喝,不禁松了口氣。

  宋成暄一直不說話,徐清歡開口道:“宋大人將張真人留在這里,是不是也覺得常州的事恐怕太過棘手,張真人曾見過謝大太太,興許能幫上忙?”

  雖然她還不知道實情到底如何,但謝大太太的死顯然是此案的關鍵。

  “你覺得呢?”

  宋成暄的聲音忽然傳來,徐清歡抬起頭對上了他的眼眸,他那雙清澈的眼睛中,有她熟悉的深沉,還有些許不確定的情緒。

  他這樣一追問,她倒不知道該怎么說了:“多謝宋大人。”再說其他的話,就顯得太過奇怪了些。

  再往下她就不知道說些什么了。

  “常州開埠多年,其中商賈眾多,通商之地向來多是非,張真人在泉州與商賈有過來往,素來知曉他們的習性,雖然常州不是泉州,但是也有些相似之處,我讓他留下,自然能夠幫上忙。”

  宋成暄說到這里,目光微深:“若是有什么不能掌控之事,可退一步,讓張真人報信求助,不必爭一時長短。”

  宋成暄言下之意,就算他回到泉州,常州出事他也會幫忙?

  其實他完全不必這樣。

  徐清歡立即起身,福了福身向宋成暄行禮,還沒說什么。

  “感謝就不必了,”宋成暄道,“說起來也敷衍的很。”

  徐清歡錯愕,她何時敷衍了。

  宋成暄冷哼一聲,口口聲聲說來送他,來得晚不說,遠遠地看到十里亭沒有人,轉身就要離開。

  分明從心底里不想前來,怕失了禮數才做做樣子,否則早就遣人來知會。

  面上感激他,每次都要言謝,其實巴不得他現在立即就離開。

  想到這里,宋成暄也站起身來,身高的差距讓徐清歡立即感覺到周圍的空氣有些滯悶。

  “十里亭里迎送親朋,是想要親朋早日歸來。”

  頭頂上,宋成暄的聲音忽然傳來:“你呢?是不是盼著我離開就不要再來京城了?”

  

  
世界斯诺克国际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