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
第226章 余綺玉的陰影

#67wx.net
(19-)
  余綺玉到現在還在生氣。

  她被劫持,她被恐嚇,她將要被拍不堪的照片……

  而這一些,卻只讓那幾個替罪羔羊坐牢,始作俑者的司馬華卻是安然無恙。

  父親說,這司馬華沒有他爺爺司馬沛,司馬安的指示會這樣做?!

  他們明顯就是針對我們余家來的!

  所以,他爺爺,她爸爸要她忍一忍,說,君子報仇十年不晚!

  用她爺爺的話是現在不是要把司馬華給繩之于法的時候,而是要放開長線釣大魚的時候。

  司馬家既然過來道歉說,他的孫子是鬧著玩的,是恰好路過,這綁架的事兒跟他完全無關!

  那么,余家也就接受了!

  嗯,余綺玉聽說,這個建議是歐陽軒,錢淺的哥哥給的!

  被抓的不是他的妹妹,大約也就無所謂!

  好吧!這也就是余綺玉到現在get不到歐陽軒的帥的原因。

  不然就這樣事業有成,人長的又帥,智商又高,她父母爺爺奶奶都明示暗示著,她都對歐陽軒沒有一點感覺的原因。

  這歐陽軒的眼里也就只有他的妹妹了,再加上這人不是一般的腹黑和壞。

  司馬華這帶頭劫持她,居然說服她父母,讓司馬華逍遙法外,只為了放長線釣大魚!

  只為了,司馬家上門求情的時候,放出了利益……

  嗯,在收警的時候,在警局里……回去后,司馬家就過來談判了。

  司馬家不想讓他們家把司馬華放到媒體上,更或者,被指認關進監獄里,還連帶著說,你們余家也一定不喜歡讓大家都知道,你們余家大小姐被劫持過!

  還被綁匪劫持到無人的地區,要拍照……

  這是一種恥辱。

  余綺玉簡直……

  好吧!她痛恨父母和家人為了利益放棄對惡徒的追責,就為了以后端了他們司馬家的鍋。

  母親安慰說,這不是其他的匪徒一個都沒有放過了嗎?除了司馬華。

  除了司馬華?!這一切都是司馬華做的好不好?!

  別人也是可惡,但是,都只是幫兇……

  余綺玉覺得……

  好吧!她家沒有愛,不如錢淺,至少,錢淺還有一個那么的一個哥哥。

  “你哥哥假如知道你被劫持,一定會殺過去的,是吧?”

  錢淺瞟了余綺玉一眼,沒有說話。

  是的,她哥哥是帶上菜刀殺過去了!

  到現在,他們忌諱司馬華,厭惡司馬初露,并不是平日里小孩的處處針對,而是,童年的時候,他們兩個孩子就綁架了她。

  這個仇是結下了!

  雖然,哥哥一向說的風輕云淡,也沒有說,要報仇,要干嘛的!

  不過,錢淺卻是知道,這仇是大大地結下了。

  不過,就是他們兄妹還不夠強大,所以,所有的東西就不往門面上講。

  哥哥對她提起往事的時候,也就是說說,奶奶的重男輕女,司馬華和司馬初露曾經欺負過她。

  就這樣,沒有說,綁架,傷害……

  錢淺都覺得,自己和余綺玉聊著天,都多了好多的回憶。

  不過……

  錢淺坐起來,拍拍余綺玉的肩膀,道:“殺人是犯法的!咱們要做個知法守法的公民!要讓不法分子繩之於法!”

  “難道司馬華不是不法分子?他綁架我,他威脅我!”余綺玉微微閉上眼,任由淚水落下。

  那一晚的經歷和恐慌還歷歷在目。

  剛剛由著錢淺和歐陽軒的從小經歷,覺得自己還算幸福,現在,想起這個……便想著,她算幸福嗎?

  她不過,就是父母家人的犧牲品罷了!

  他們可以為利益犧牲了她!

  錢淺又抽了一張面巾紙,遞給余綺玉:“想要保護好自己,就先要強大自己!”

  “強大?我現在難道還要去練功不成?”余綺玉拿過紙張,嘟著嘴。

  不過也就一秒,一秒后,余綺玉湊到錢淺跟前:“錢淺,你的扔石頭那么準,身手那么好,是哪兒來的?拜師?老師是誰啊?”一臉的羨慕和向往。

  嗯,那一晚,無論是車燈還是那些劫匪都是被石頭攻擊,而錢淺面對這個劫匪居然不怯意,還能跟司馬華杠上。

  余綺玉對錢淺那是萬分的佩服!

  “我挺不愿意告訴你的!不過,看在你那么崇拜我的份上,我告訴你!”錢淺笑著道,“我哥!”

  “你哥?”余綺玉一下子就愣住了,“你在說,你哥比你更厲害,更牛逼!”

  “咳咳!”錢淺瞟著余綺玉道,“沒事,你也可以認為我比我哥更牛逼,反正我們兄妹不分彼此!”

  好吧!當然是她哥比較厲害!

  哥哥從小就跟著張老三刻苦練功的,而且彈弓都還都是哥哥做的呢!

  錢淺摸摸口袋。

  她口袋里楓樹枝丫做的彈弓還在。

  錢淺把褲管一摞,從綁著的小腿部抽出一把匕首來。

  “干嘛啊?錢淺。”余綺玉瞬間就見到錢淺手上的一把鋒利匕首,頓時驚嚇地叫一聲。

  “隨身帶著一把刀是好習慣!”錢淺說著,又把匕首給插入小腿部,把長褲一拉。

  余綺玉目瞪口呆:“錢淺……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什么特工,或者是執行任務的特警!”

  好吧!她不從壞的方面去想象錢淺,畢竟她們住在同一個宿舍……

  不然,半夜睡不著怎么辦?余綺玉驚恐地想。

  “殺人是犯法的!你放心,我不會半夜殺了你的!”錢淺朝著余綺玉驚恐的臉,粲然一笑。

  余綺玉從床上連滾帶爬地下了地。

  “你……行,這床你的!我睡上鋪去!”余綺玉抹著淚,立馬就爬上二層了。

  這宿舍的床鋪是上下鋪,余綺玉平日里都以,她攀爬不利索為理由,拒絕上層睡覺。

  現在是,余綺玉快速又利索地上去,同時還想把這梯子給收起來。

  假如這梯子能收的起來的話!

  錢淺趴在床上,捶被,大笑。

  “綺玉美眉,你該感激,想著以后跟緊我腳步,從此遠離所有的恐怖和不安全!”錢淺好一會兒,忍住笑,道。

  “……”余綺玉突然覺得,這話很有道理。

  跟他們兄妹走近,似乎比在父母身旁還安全!

  好吧!她也就不擔心,今個兒碰上司馬越,又得罪司馬初露這個司馬家人了!

  嗯,余綺玉雖然不認識司馬初露,但是,人家是司馬華的妹妹,她可是知道了!

  她對司馬華還是有陰影的!

  http://www.gtpozr.tw/61_61676/463069354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gtpozr.tw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67wx.net
世界斯诺克国际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