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
第152集 采花

#67wx.net
(19-)
  這也不是個什么值得注意的大事,不過就是看到了,問一句。過去了也就算了,沒人注意。

  倒是霍鈞安冷眉冷眼的盯著自己手腕看了許久。

  “你二伯父說簽約儀式上見到了譚家的人。”霍治中頓了頓,“你跟他們有交集?”

  “沒有。”霍鈞安淡淡的,“所以,認識一下。”

  他的表情如常,仿佛在談論一件壓根不值一提的小事,可霍治中卻難得沉下臉來。

  霍老太太聽著,看到老伴的臉色忍不住問了句,“譚家?譚晶的娘家?”

  兩個人俱是沉默老太太就知道自己猜對了,她看向霍鈞安,“咱們家跟譚家幾十年不來往,你可別惹一身麻煩。”

  霍鈞安放下手里筷子,他眉目間一片疏朗坦蕩,“我不會主動找事,不過認識一下而已。”

  “你做事有分寸,這我放心。但是譚家這一輩人,不怎么安分。你要心中有數。”霍治中叮囑。

  霍鈞安應下來。

  等人走了,霍老太太看著自己老頭,“鈞安不是無事找事的人,能讓他主動生了心思去認識一下,肯定是有什么事,你怎么不問問清楚?”

  霍治中笑了下,“你自己帶起來的孩子什么脾氣能不知道?他不想說,我撬都撬不開他的嘴。到了時候,他自然會說的,靜觀其變吧。”

  霍鈞安出了老宅,司機問他,“回盛華庭?”

  坐在車上的男人沒說話。

  司機拿不準,但還是發動車子先開出去。

  霍鈞安偏頭看向車窗外,良久才說,“去西郊。”

  車子飛速的往另一個方向去,仔細想一想,他大約有十天左右沒有見到她了。

  雖然通過電話,但也不是什么愉悅的對話。

  霍鈞安冷著眉目,所以,他去西郊做什么?

  就這么沉著一張臉,司機將車子停在了西郊的小區里。

  男人抬眼望出去,站在樓下看過去,那一層的窗戶燈光都未亮,看起來是沒有回家。

  他抬起手腕想要看表,才想起來已經摘掉了。

  看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多,他蹙眉。

  紀初語的行程安排的很緊張,《法醫警探》雖然說是在新城拍,可劇組距離家還是挺遠的,紀初語最近兩地兒交叉的趕著當空中飛人,也實在是很夠受的。

  回家的路上,葉旭看著窩在座位里閉著眼睛的女人,她頭一次適應這么緊張的行程,難免會覺得累。

  呼吸聲很均勻,估計是睡著了。

  車子停下來,葉旭回頭,“初語,到家了,回去睡。”

  喊了兩聲,那邊才緩過勁來,紀初語抬起一雙惺忪的睡眼,嗯了聲就去推車門,手上卻像是失了力氣一樣竟然推不動。

  葉旭忙下車幫她把車門拉開,看她仿佛沒睡醒一樣,伸手扶住她胳膊,“我送你上去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

  紀初語拒絕,她伸手揉揉自己的臉,抬步往進戶門走去。

  葉旭等她進了電梯才開車離開。

  霍鈞安坐在車里,等了會兒,等到他送的那一套房子里燈光亮起來,眼睛里露出隱隱的笑意。

  霍鈞安的下屬辦事真的挺給力的,這才半個月時間不到她已經收到了房產的那三個本本。

  紀小姐覺得,她沒必要矯情,上面寫的她的名字,而她很喜歡,為什么不住。

  她不但要住,還要住的心安理得。

  簡單沖了個澡,紀初語就睡了,她已經忙到沒時間想東想西,家也不過是回來睡覺的地方,連多看一眼布置的精力都沒有,蒙頭呼呼的睡。

  所以葉旭常說她所謂的精神衰弱睡不好覺都是扯淡,原因其實只有一個就是閑的。

  某種程度上紀初語同意這話,比如現在。

  累了不止是睡得好,想的也少,真好。

  霍鈞安倚著車身站著,他不說話,司機也不敢問,就這么侯著。

  直到上面的燈,關了。

  霍鈞安沉著眉眼,還是沒忍住。上去了。

  其實,他也不覺得自己需要忍,兩個人之間的關系不就是這樣的嗎。

  房間里很暗,一盞燈也沒有開,只有窗戶里投進來的一點點光線,勉強可以辨認,不至于被撞到。

  他進到臥室,窗簾拉起來了,整個房間里俱是黑暗,呼吸聲很平穩,她睡的很深。

  霍鈞安伸手按開床頭燈,把光線調到最柔和光度。

  她裹在被子里,半趴在床上睡著,他進來她竟然也沒有聽到。

  霍鈞安忍不住想,睡的豬一樣,被人拖出去賣了恐怕都不知道。

  不過話又說回來,這里的門鎖也不是輕易可以開了進來的。當然他有鑰匙那就另當別論。

  她翻個身,一條腿從被子里伸出來將被子夾住了,睡衣本來就短,整條大長腿就全都露出來。

  她睡覺的姿勢實在稱不上優雅,簡直是粗糙。

  可是,看著看著竟然有股子邪火就這么毫無預兆的燒了起來。

  紀初語做了一個夢,這個夢真實到有點不像是夢。

  有點擾人。

  一直到……

  她眼睛咻的睜開,睜大了,驚懼驚訝諸多情緒在一瞬間涌現在眸光里,又悄悄壓下去。

  她很是有些不可思議的盯著面前的這個男人,聲音都是抖的,“你……”

  “醒了?”他問。

  “……”

  這還能不醒嗎?

  紀初語咬牙,她的整個人都是顫抖的,渾身被嚇出一身的冷汗。

  男人的臉在暗夜里顯出幾分妖邪之氣,整個空間里彌漫著兩個人深濃的氣息。

  此刻實在不是說話聊天的好時候,更適合沉默的。

  身體力行。

  早上紀初語是被鬧鐘吵起來的,她看一眼旁邊已經空出來的位置。

  如果不是身體真實的記憶,她真的很懷疑,昨晚就真的只是一個夢。

  說不上來是什么感覺,胸口像是堵了一口氣,散不出來,有點壓的慌。

  她起身去了洗手間沖澡,沖完澡就隨意的裹著浴巾包著頭去找水喝。

  水還沒倒上呢,就被坐在客廳沙發里的男人給嚇到差點燙到手。

  “你,你怎么還沒走?”

  嚇到聲音都有些緊繃,紀初語拿了抹布來擦被她不小心倒在外面的水。

  房間里沒有聲音,她以為……他走了。

  霍鈞安坐在沙發里,他起身走過去,將她手邊的杯子拿過來,替她倒上水,而后開口,“安導的電影選角已經開始了,我讓培生和葉旭聯系,排開你的檔期。”

  紀初語看著他,嘴唇蠕動,很想問一句,這是嫖資嗎。

  不過最后她還是笑著說了句,“謝謝。”

  霍鈞安瞇著眼看她,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很詭異。

  這種詭異到底來源于什么,霍鈞安無法判斷,只是覺得好像,除了這些沒有其他可以說的話了。

  紀初語拿起他倒的那杯水,有點燙,所以她只是在手里轉了轉,又放下了。

  霍鈞安也沒再說話,兩個人隔著一個吧臺站著,沉默著,然后男人轉身離開了。

  他就是等著她醒過來,告訴她給她資源的事?!

  真他媽令人開心啊。

  紀小姐的臉有點黑,她端起那杯水直接倒在了廚房的水池里。

  ……

  霍鈞安不覺得他是個會沉溺于男女情事的人,但又不可否認的,他喜歡與她親熱。

  雖然不知道換成其他女人是否也一樣成立,當然他沒有去驗證的興趣,但應該也差不多。

  此時,她看著他時的表情,很驚訝,以及……說不上來的感覺。

  總之讓他很是有些煩躁。

  兩個人之間的這種關系基本屬于可以明碼標價的,他應該在乎的只是身體的愉悅感,與其他無關。

  但顯然,似乎并不是。

  他覺得,身體的愉悅感,也打折了。

  她全身都是僵硬的,那種從每一個細胞滲透出來的拒絕感很強,但她又是配合的,并沒有直接推開他。

  這是霍鈞安頭一次覺得自己像是一個賊,古人叫采花賊,現在的人大約要叫……

  半夜里悄無聲息的潛入民宅,做盡壞事然后逃跑。

  這種感覺糟糕到讓他整個人都不在狀態。

  看誰都不順眼。

  霍鈞安明顯的心情很不好。

  宋小爺覺得十分憂桑,他有預感,最近的工作量肯定要直線上升。

  再看看出現在霍七少手腕上的那只手表,和……表帶。

  宋培生嘆口氣。

  一定跟,女人,有關。

  ……

  “葉旭,你給我在劇組附近酒店長租個房間吧。我不想來回趕了,太累。”

  “怎么突然想通了,不心疼你的錢包了?”葉旭瞅她一眼,之前跟她說過,但是摳門如紀小姐自然是拒絕的。

  “保重身體才能繼續奮斗,這可是我的本錢。”紀初語看葉旭一眼,“你先幫我墊上,代言費發了之后你從里面扣啊!”

  “真當我是你的自動取款機啊!”葉旭氣的伸手推了她腦袋一下,女人一低頭,脖子上露出幾個淺淺的草莓印子。

  葉旭偏開眼,懂了。

  麻痹怎么心里跟吞了一只蒼蠅似的,葉旭抓抓腦袋,“你趕緊自己存點錢吧,老子以后的錢是要上交的!”

  “我回老家,存的錢全討干凈了。”紀初語嘆口氣,突然想起來霍鈞安送給她的那些禮物,她眼睛亮了下。

  她給夏泉打電話,電話通了,但是很快被掛斷了。

  一會兒夏泉一條信息發過來,“我一會兒回給你。”

  “喂,還有個事,韓總讓我問問你意見。”葉旭突然說。

  紀初語回給夏泉一個好字,把手機收起來,“什么事?”

  “原來給沈婕的資源,有一些她自己穩固不住,你要不要。韓總的意思是尊重你的想法,你若有心結,他就轉給別人。你要沒心結,你可以先選。”

  “要。我為什么不要。”紀初語哼一聲,想想上次沈婕推的她那一下。就不為惡心她,單單為自己前途考慮,那也自然是要的。

  “哎喲,我還真怕你說不要!”葉旭十分欣慰的,“名氣是自己的,錢是自己的,傻逼才不要!”

  紀初語點點頭,她總覺得葉旭話里有話。

  然后,果然。

  葉經紀人看著紀小姐,笑瞇瞇的,“新百集團的陳芬跟我聯系,他們旗下推出了一個新的珠寶品牌,想要跟我們談一下合作,這可真是千里挑一的機會。”

  紀小姐,“……”

  就覺得有坑,原來在這里。

  她偏開眼,不說話。

  ……

  紀初語的寫真集賣的出奇的好,這簡直是出乎了葉旭的意料。真真是印證了那句話,越黑越紅越紅越黑。

  在新一代話題明星里,紀初語竟然闖進了綜合排名前二十的名次。

  白彤翻看著手里的寫真集,她眼睛微垂著,一張張翻過去,眸光停在她之前發微博的那張寫真上。

  她手指放過去,指尖與寫真集上男人的手指輕觸,她偏著頭笑了下,輕聲的,“你好,霍鈞安。”

  陳芬進來,白彤把寫真集合上,抬頭看她,“什么事?”

  將手里的資料遞過去,都是些日常的工作報表,白彤隨手翻看了下,“先放這里吧,我待會兒看。”

  陳芬點頭,轉身要出去突然被白彤喊住,“我讓你聯系紀初語的經紀人,新珠寶品牌的代言,你問的怎么樣了?”

  “拒絕了。”

  “拒絕了?”白彤顯然很是驚訝,“她的意思還是經紀公司想要抬價啊?”

  “經紀公司的理由是檔期排不開,應該不是價格的問題。”

  白彤輕哼了聲,“她當她是多大的腕兒,還排不開檔期?開玩笑,這不過是搪塞你的借口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,又不是多大的明星,有機會就要趕緊的,結果這還往外推。

  這心里若沒點小九九,能辦這事?!

  陳芬其實也很清楚。

  “或許她自己也知道她跟霍七少……”

  “芬姐。”白彤堵住陳芬的話,“她跟霍七少什么情況你知道的很清楚嗎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陳芬沉默,白彤沉了會兒開口,“不是我自欺欺人,而是這種情況也并不少見。當事人沒說話呢我們亂猜測什么!”

  “是。”陳芬忙應聲。

  白彤揮揮手,“你下去吧。”

  等人走了,白彤雙手捂住自己的臉,沉淀了下突然涌起的脾氣,她倒是沒想到,這個小明星竟然放著現成的橄欖枝不攀折。

  是自視甚高,還是覺得自己的背景板足夠強了?!

  白彤輕輕的笑了。

  手機里進來一個電話,她看一眼后接起來,“師兄,怎么有時間給我打電話?”

  “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。”電話那端的男人笑著,“你那邊新珠寶的品牌代言,現在定了人了嗎?”

  白彤坐進辦公椅里,選了個十分舒服的姿勢,她沉著眼,“我有合適的人選,不過被拒絕了。”

  “什么人牌子這么大,拒絕白小姐的橄欖枝?”

  “你猜。”

  “猜不到。”

  那邊的人顯然拒絕猜謎游戲,白彤也不在意,她笑笑,“但我猜得到你為了誰來給我打這個電話。”

  “誰?”

  “眾所周知,你新簽了沈婕吧。”

  “眾所周知?”那邊笑了,“我這簽字筆放下還沒有幾分鐘。你這眾所周知還是白彤知道。看來白小姐也盯了她有一段時間了,很看好?”

  “倒不是看不看好,我是不太喜歡她。”白彤直接而坦率的,“你要簽了她,就好好調教一下,手段太粗劣,主意還往我身上打,讓狗仔拍了霍鈞安的照片直接發到了我這里。你告訴告訴她,這種事應該怎么處理更好。”

  “有這事?”楊彼飛笑起來,“那我也明白了,你這是告訴我,沈婕沒戲了?”

  “目前來講,我鐘意的不是她。”

  “是誰?我倒是真的好奇了。”楊彼飛沉吟,“比沈婕的名氣大還是小?”

  “目前,小。但是,我覺得不用太久就會超過沈婕,不過,沈婕在你手里,那倒又不一定了。”

  白彤這話里,含了多重意思。

  楊彼飛突然大膽的猜測,“不會是紀初語吧?”



  ------題外話------

  我最近好累又加班又碼字又看綜藝又熬夜,兒子還被老師訓了把我叫到學校去聽批評……嚶嚶嚶……不好意思,大家能進群就進群吧,更新時間我都會群里通知到。

  http://www.gtpozr.tw/64_64248/10034144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gtpozr.tw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67wx.net
世界斯诺克国际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