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
水霧相迷

#67wx.net
(30+)
  李蘇兒恍然大悟。

  是的,自己當時就感覺出了,八王爺是有意讓著自己。

  沒想到皇上也是看的明明白白。

  “皇上,你到底還知道多少?”李蘇兒有些不解的問道。

  “朕現在只知道要帶你去捉魚!”皇上笑道。

  李蘇兒和皇上在圓明園里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!

  晚上李蘇兒依偎在皇上懷里入眠,清晨在鳥語花香中醒來。

  李蘇兒的眼里這就是她穿越的原因,費勁千心萬苦,來找尋她的愛。

  “娘娘,你的胳膊上怎么又多個宮點啊?”小紅早晨為李蘇兒梳頭的時候突然說道。

  “咦,好像是!”李蘇兒也注意到了。

  “可能是這園子里有蚊蟲吧,”李蘇兒說道。

  “不可能啊,我每天都仔細的用香薰來熏的啊。”小紅說道。

  “要不找太醫來看看吧。”小紅建議道。

  “不用了,我自己就懂!不是什么大毛病。”李蘇兒推辭了。

  是啊她又不是沒有學過醫。

  李蘇兒沒有當回事,仍然去找弘歷,她今天要檢查弘歷背書。

  “額娘,今天弘歷帶你去摘野菜,我們今天放假,不背書了好吧?”弘歷撒嬌的說道。

  其實相對于同齡的孩子,弘歷還是成熟很多的。

  在這個年紀,他從來不要求曠課,不要求偷懶。

  “難得弘歷想偷次懶,走,額娘現在就陪你去玩!”李蘇兒說道。

  弘歷開心的和李蘇兒去了園子深處。

  諾大的園子幾百畝,奇花異草甚多。

  有一種草長的很矮,卻帶著一股倔強的感覺,像一個勇士一樣,黑的發綠的葉子,頭上卻一反常態的頂了一朵極艷的紅花。

  “這是什么花?好特別?”李蘇兒好奇的要用手去摸。

  “不要碰她,額娘!”弘歷制止道。

  “為什么?”李蘇兒剛剛伸出去的手,聽了這句話,瞬間撤了回來。

  “因為這話有個特殊的功效,就是摸了他以后,半夜凌晨兩點必定會醒來,不管你睡得多熟,必定醒來。所以她也有個特別的名字,叫小夜曲!”弘歷解釋道。

  “會有這種花?”李蘇兒充滿了好奇。

  “真的,額娘,我常年在圓明園,所以實驗過好多次,每次非常靈驗!”弘歷說道。

  “那我要試試!”李蘇兒充滿了興趣。

  “額娘,你試了以后可得知道,半夜可真的會醒來一個小時啊。”弘歷再次說道。

  “沒事,醒就醒,我必須要試試!”李蘇兒說著就伸手去摸了小紅花。

  摸了沒有任何感覺。

  傍晚時分,李蘇兒在房間里寫字,皇上身邊的一個小太監來了。

  “娘娘,您的湯燉好了,皇上讓我給您送來。”小太監說道。

  “噢,好的。”李蘇兒不得不放下畫筆,去喝湯。

  皇上擔心她到圓明園身體不適,所以每日必定命廚子燉了湯來給李蘇兒喝。

  幸虧宮里食材多,每天換著樣的輪換著。

  李蘇兒倒也慢慢喜歡上了喝,而且這個湯,皇上囑咐送來的小太監,熹妃不喝就提頭來見,所以李蘇兒為了不讓下人為難,每天都會乖乖喝湯!

  李蘇兒覺得這宮廷御廚是不一樣,李蘇兒不但越來越愛喝,而且覺得每天的睡眠也很好。

  今天摸了那個花,李蘇兒有些小興奮,但是喝碗湯不久李蘇兒就困了。

  所以她就早早睡著了。

  半夜的時候,李蘇兒真的如同奇跡般地醒來了。

  不單單是醒來,李蘇兒覺得非常的清醒,一點不像平時醒來。

  腦子異常的活躍,甚至有一種耳聰目明的感覺。

  李蘇兒正在好奇,她又想閉著眼睛再睡睡試試,否則這大半夜的去干嘛!

  當他剛要閉上眼睛再睡,突然他看到皇上帶著一個人進來了。

  “皇上帶人來內室?未免太不正常!”李蘇兒立馬裝作睡著的樣子。

  皇上帶著來人徑直走到床邊。

  那人從身上,取下一根銀針,在李蘇兒的胳膊上扎了一下,然后用一個類似于小瓶的東西,取了兩滴血進去!

  李蘇兒心里害怕極了,這是在干什么?

  難道是在為自己治病?

  還是干什么?

  李蘇兒不敢吭聲。

  心想等此人走了再問問皇上。

  “皇上,今天的血取完了!我們要盡早準備下一個藥引了。”此人說道。

  “朕不是不知道,可是熹妃不知為何,受寵那么多次就是不懷孕啊!換個其他可否?”皇上的口氣讓李蘇兒覺得好陌生!

  “皇上,必須要熹妃的,第一是,七七四十九天的午夜血。第二是,熹妃骨肉的心頭肉!第三是熹妃登鳳位當天的眼淚!缺一不可啊,皇上!”來人說道。

  “好,那朕再想想辦法。你先去吧。”皇上吩咐道。

  “自己的血,自己孩子的心頭肉,還有登鳳位的眼淚!”李蘇兒聽著這幾樣都覺得嚇人。

  皇上這是如何?

  想干什么?

  好像皇上再治什么藥!

  可是皇上到底再治什么藥呢?

  李蘇兒突然覺得這個同床共枕的人,有些生分,甚至有些可怕。

  李蘇兒知道不能輕易再問!自己要裝傻,等過去這一陣再說。

  先觀察觀察看看。

  第二天李蘇兒裝成瞎晃悠的樣子,偶遇了蘇培盛。

  “蘇叔,”李蘇兒憑退左右,悄悄走到蘇培盛跟前。

  “蘇叔,皇上近來忙些什么?怎么總是早出晚歸?”李蘇兒問道。

  “這,皇上,近來見了幾個和尚!具體干嘛,奴婢也不清楚!總是神密兮兮的!”蘇培盛答道。

  對于蘇培盛的話,李蘇兒還是挺相信的。

  “好,蘇叔,我打聽過的事千萬不能讓皇上知道,他不讓我操心!”李蘇兒說道。

  “好,好,你放心吧!”蘇培盛回話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李蘇兒明明是個心里有事就睡不著的人。

  可是如今心里裝了這么大的好奇,這么大的秘密,卻依然每天睡得呼呼響。

  正當李蘇兒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。

  小太監又端著湯來了。

  李蘇兒突然心里恍然大悟!

  “這?難道是湯的問題?”

  李蘇兒打定主意,無論如何今天不再喝了,于是,李蘇兒沒等小太監走到,就偷偷在袖子里射了只飛鏢出去。

  

  

  
世界斯诺克国际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