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
七十六章 洞房花燭二

#67wx.net
(19-)
  落在后頭轉頭看的被碰的一鼻子的灰。

  眾人訕訕的,滿臉遺憾:“…………”這新郎官醋勁兒真大,看一眼會少塊肉?

  “這新娘子可真漂亮啊,真想多看幾眼,這新郎官也太小氣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,這邵寂淵也忒有艷福,媳婦跟天仙似的,我以前還以為他娶不著婆娘呢,誰知道人家一娶娶這樣的。”一個人氣悶妒忌道。

  “當初新娘子剛來還沒有長這樣,面黃肌瘦的,哪想到一天一個樣,我媳婦要是有她一半漂亮,我早就知足了。”

  “一看就嬌滴滴的,哪會干活?我看娶婆娘還是娶賢,會持家。”有個反對聲音。

  眾人紛紛意興闌珊附和稱是,實則暗酸道,長成這樣的美嬌娘,娶家里供著也愿意啊。

  而且更重要的是,新娘子年紀還小,現在還沒怎么長開都美成這樣,以后還不知道漂亮成什么樣。

  他們鬧洞房,找樂子,沒想到樂子沒找著,倒是郁悶的厲害。

  這邵寂淵真是撞了大運了!

  …………

  一道屋門隔絕眾人的目光。

  剛才坐在床沿還一副害羞模樣的葉蕓打了個哈欠,伸了個懶腰,跟無骨蛇似的攤在床上,閉著眼休息。

  邵寂淵關上門,轉身回來,看見的就是這一幕,目光一凝,從頭到腳看了遍。

  視線從火紅的嫁衣移到一截瓷白的脖頸,那脖頸脆弱柔軟的很,似乎不需要他費多大的力氣,一擰就能擰斷,而事實也確實如此,嘴角浮起一個涼薄的笑容。

  他心情有些復雜,沒想到自己會娶這樣弱的伴侶,弱的螻蟻一樣。如果以前有人對虎族首領說這樣的話,他是決計不信的。

  葉蕓正打瞌睡,一道具有穿透力的目光射過來,有種被猛獸盯上的感覺,被盯得直發毛,一個激靈就清醒了。

  她一清醒,就發現自己落在坐在床頭邊上來人的一片陰影里。

  那人挺直腰板就跟座雕塑一樣一動不動,因為背光,大半張桀驁的俊臉陷在陰影里,輪廓深邃,影影綽綽的,往日冷硬陽剛的面容乍一眼看起來也有些可怖陰暗。

  “你,你傻坐在這兒,盯著我干什么?還不趕緊洗澡睡覺了。”葉蕓被嚇了一跳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總覺得邵寂淵看著跟白日不大一樣,眼神幽幽,怪瘆的慌的。

  “阿蕓,我沒地方睡。”

  邵寂淵這話平鋪直敘,葉蕓莫名就是聽出了一絲委屈。

  “怎么……”可能?話還沒說完,葉蕓就發現自己四肢攤開在正中央,睡得分外豪邁,直接把整張床霸占了,以邵寂淵這壯實的塊頭,確實沒地方睡。

  葉蕓頓時有些尷尬,忙一骨碌爬起來往外跑:“我先去洗澡卸妝。”

  “我給你提洗澡水。”

  “不用,我直接廚房洗就好了。”葉蕓看了看天色,廚房應該沒人了,那就不用這么麻煩了。

  邵寂淵面無表情,沒說話,他腿很長,兩三步就追上葉蕓的步伐,先一步進了廚房,撩起兩管長袖,兩手各提了一桶熱水去兩人臥室的耳房。

  不過須臾耳房的木桶就盛滿了水,一派輕松。

  葉蕓眼眸亮晶晶的,那木桶她可是照著別人家的特意定制的大了一圈,就是在廚房那么近的地方,她裝滿都能廢了好大功夫,滿頭大汗的。

  目光移到他的手臂,她剛才就注意到了,他提起木桶,臂彎微曲時,古銅色強健的筋肉微微鼓起,虬結,蘊藏著強大的爆發力,實在讓人好奇,忍不住想要上手捏了一捏,是什么感覺。

  邵寂淵咳了一聲,不動聲色抽回手,漆黑眼眸似笑非笑斜了葉蕓一眼。

  葉蕓正低頭看沒有注意他的眼神,望過去時,看他還是冷峻一張臉,還以為偷看沒被發現,趕忙心虛收回目光。

  果然是美色惑人,不管是女色,還是男色。

  她去耳房卸妝洗澡,這次有些發困,洗的比較快,帶著一陣水汽出來的時候,外頭邵寂淵也正從院子里沖涼回來。

  葉蕓穿著褻衣褻褲躺床上,看著走過來身材又高又壯的邵寂淵,突然有種壓迫感迎面而來。

  這會兒她才終于有了成親的那種緊張感覺,緊捏著被子蹭蹭屁股往里面挪,給邵寂淵騰地方。

  邵寂淵掀開一角被子上床,直接就把整張大床三分之二占了,他身材健壯魁梧,塊頭特別大,長手長腳的,一上床就把葉蕓擠到角落,這還是他沒有舒展手腳的時候。

  他也有些不自在,束手束腳的。

  葉蕓對于要把床分人一半,更是十分別扭,葉晨那小身板不算,當初她是不是該考慮到邵寂淵的身板,把床定的大一點?

  不行,改天她肯定要定制一張大床,躺了兩個人,還可以隨便滾來滾去的那種。

  葉蕓正胡思亂想想,下一瞬,旁邊的人一個翻身,她直接被邵寂淵壓在身下。

  她猛地瞪大眼睛,不等她反應,他俯身堵上葉蕓的柔軟的唇瓣。

  “那個,你成年了?”葉蕓雙手撐住對方胸膛,避開對方親吻,總覺得發展太快了,有些無法接受啊,沒話找話。

  邵寂淵嗯的一聲,帶著幾分鼻音,沒說自己到底幾歲。

  “那個,我還沒成年…………”葉蕓是想要吃吃豆腐,但是不想要全壘打。

  邵寂淵眼神幽幽沒說話,看的葉蕓一陣心虛,這在洞房花燭夜拒絕新晉丈夫求歡似乎不大好。

  但這具小身板還很小,就是個上初中的年紀,她不想那么快做娘,這么快對身體也不大好。

  葉蕓咽了咽口水,伸出指頭商量:“要不,你再等我些日子及笄行么?也就一年零兩個月。”

  聽了葉蕓的話,邵寂淵瞪了她一眼,下巴微微抬起,顯然是對只能看不能吃的狀態不大滿意,強勢的緊抓住葉蕓的雙手,一只大掌扣著兩只纖細手腕舉過頭頂。

  然后毫不客氣一口咬在葉蕓頸肉上,力道不重,就是叼著她頸肉,銳利虎牙磨阿磨。

  葉蕓驚嚇了一下,差點以為對方要霸王硬上弓。

  直到一具身軀壓下來,松開牙關,悶悶在葉蕓耳畔道:“睡覺。”

  被壓得快背過氣的葉蕓:“…………”你對自己的體重沒點數?

  ------題外話------

  洞房花燭夜寫的辣么清水…………以后要是有機會補償大家吧,現在不敢亂寫,怕被鎖。

  http://www.gtpozr.tw/66_66009/100341319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gtpozr.tw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67wx.net
世界斯诺克国际锦标赛